行文赋笔的一介闲散人。
字秉川,号寒山居士、苏横先生。
相逢即是缘,缘妙不可言。

Dear. C

末章

我放弃了
再也不

2018.06.20

 
2018/6/20    

Dear. C

饮鸩

昨日已是溃不成军
今朝也还要沦陷
就好像吸食了鸦片
伤及五脏六腑后
上瘾的人依然享受
享受致命的每一瞬间
哪怕你身后是魔鬼
我也忍不住要凑上前
贪婪地接近腐朽
正道告诉我正义不在
他们阻拦我
苦口婆心的样子
可就算是这样
人不自觉向你靠近
既害怕又期待你
堕入无边地狱的快乐
我怎么会不害怕
我是那么喜欢你
我不敢说出口那爱
你说到底是逢场作戏
还是动了真心
是选择了在床上
还是在细水长流里
我们都已经厌倦 时间
带给我们更多伤痛
骷髅告诉我怎么得到
可我这么不甘心
只是得到你的肉体
我得占有所有
除了你的心
剩下的余生 都要
我也不是三清真人
你我 都是魔

2018.06.19

 
2018/6/19    

Dear. C

孩子脾气

我听见锥子敲击的声音
心就自然碎了一地
一颗一颗不规则的多面体
照出我的单纯和愚蠢
是谁的笑声在这样骇人
看那满身是伤的女孩
颤颤巍巍站起来
担心地低头皱紧了眼睛
将修修补补的心捧起
伸直的手臂还抖着
想将这颗心一股脑给你
就算是受过天大委屈
也还在固执地相信爱情
再多流言蜚语怎敌
你那轻描淡写的絮语
费尽力气砌起勇敢的墙
就这样一阵轻风吹垮
原是一切幻影而已
飞鸟早已经暗示过结局
只是她还抱些希望
固执地等待被真实伤透
是不是应该结束
满地的渣子已经说明
她知道那不是良人
可她固执地不想放弃
能为爱奋不顾身的年纪
相信真情会在一起
童话里王子公主的结局
对她有那么大吸引力
可是已经到了日暮时分
夜莺劝她不要冒险
她还固执地等在森林
等一个和大...

 
2018/6/19    

Dear. C

爱与梦

噩梦惊回
那真实的痛彻还在蔓延
从呜咽变成哭泣
我多想告诉你
却也最终没能够
昨日生辰
叫你一声老琴爹
不够的我想
应该再皮一下
你说你不够快乐
我并不知道
怎么做才能让你快乐
就想惹猫生气了
可能得好吃好喝供着
那你呢
你是那只我不了解
又黑又皮的豚鼠
小眼睛看着我
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可我现在好想你
好想把你从床上揪起来
看你有些恼人的气
给你一个熊抱
然后那些不愉快的
梦魇和心痛
都融进拥抱里去
变成爱和勇气

5018.06.18惊梦

 
2018/6/18    

Dear. C

逗猫

我今天看见一只
黑色杂毛豚鼠
它睁着小小的黑眼睛
明亮得看得到光
噗嗤一下我就乐了
拍下来发给你
打趣说像不像你
又黑又调皮
如愿以偿换来你一句
有些发怵的“滚啊”
心满意足关了屏
笑得像餍足的狐狸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
逗你成了日常事情
明明你要装成熟稳重
在我看来却是
你是永远一只猫
傲娇到不自知的可爱
若是心情好了
就许我揉揉你的肉垫
被拨弄尾巴也炸毛
吭哧吭哧地装气
这样的你怎么
有人就是不懂欣赏
可我愿意天天喂你
慢慢给你顺毛
再挠挠你的肚子
你说你愿不愿意
只需要悄悄地
“喵”一句

2018.06.17

 
2018/6/17    

Dear. C

赊风借月

我要借三百公里的时速
遮掩擂鼓般的心跳
我要借那夏日晴空烈日
托词脸上不正常的红
要借那装点文艺的民宿
发泄无处安放的爱
要借那层叠的逐波鳞浪
悄悄上演长情独白
还要借山寺高耸和巍峨
谎称佛前许的真愿
还有那美味的大街小巷
冲淡对你已久的欲望
不光是要借那万里长风
吹动我风情的长发
还须得租借别人的名校
假装做白首的起点
赊来破开碧浪的慢轮渡
平衡心里摇摆起伏
再借我颗倔强固执的心
坚持要张你的照片
还差了一副玩笑的厚颜
强行挽着你的手拍
也许这赊风借月的旅行
只会让我的心余额不足
但一想到能换与你并肩
我愿在回程时宣告破产
只是我不知该如何赊借
才能不让你察觉
我对你炽热的情感

2018.06.16

 

Dear. C

谢幕致礼

我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让你看到滑稽可笑
来这马戏团只为寻欢
有谁选择小丑的爱
原来坚持爱你那样难
我不过像是个懦夫
在这看不见硝烟场合
克制不住暗流汹涌
我怎么抑制住才能够
将欲望点缀成烟火
空中绚烂炸裂的什么
支离破碎的我的心
让你欢笑就已经足够
有关于我微不足道
于是这场表演谢了幕
匆匆离去忘了嘉宾
哪怕这感情深入骨髓
我也能亲手了结它
只因我已猜到了结局
怯弱的人选择放弃
不论明明灯照的是我
哪怕你仅仅在影里
我卑微的心啊和爱情
匍匐在你身下颤抖
就让聚光灯暗下去吧
然后又再次地亮起
我躲在了重重的帷幕
距你已是万水千山
你看我们从未平等过
不论是后台与前席
也不论是出钱与出力
只是因为我爱你

2018.06.14

 
2018/6/14    

Dear. C

囚犯与蝶

蝉鸣不止
明明大雨瓢泼
昼暗如夜
钢筋水泥拔地而起
是一栋栋接天
我身陷囹囫
微光都像施舍
听外头莺曲
你是我够不到的银蝶
扑腾腾在上空徘徊
撒下恩泽的磷光
轻轻覆在我的唇瓣上
看我 披头散发
被阴雨腐蚀的衣裳
干糙苍白的脸
裂出鲜血的嘴角
在这天地偌大
我固执地画地为牢
向你伸出糜烂的掌心
希冀短暂的停留
而你扑腾腾地旋转
划出一道又一道优美圆弧
却无法让人琢磨透
囚犯自嘲地蹲下身子
讥讽奢侈的想法
他的口像是烙铁伤过
一个字也没有
像逆风执炬要烧手
惶恐胆怯怎么开口
最后只听见一声长叹
夹杂着无数浪漫旖旎的梦
都丢进了风里
囚犯死在那场雨中
蝶悄悄落在他冰冷的背脊
不知是动了心
还是应和那声叹息

2018.06.13

 
2018/6/13    

Dear. C

轮回

想到昨夜的痴人梦
你今天告诉我会成真
此刻笔杆矗着
故事结局只差一句
却再写不出一字
心里被你填得满溢
无暇思考其余
喜欢一个人没有理由
爱上就是不讲道理
恨不得把你压在身下
将那些不堪的想法
一一兑现了他
你说像不像说书里的心魔
眉心一道朱痕愈浓
在无数个相思夜
红透如陈年葡萄醇酒
管什么素日的名节
让那些背后的欲望显现
那纷纷而下的云中君
在黑暗里都是狰狞
道子愿舍弃仙骨
成为愚蠢的堕落者
仅是为了得到你
换一场黄粱梦未免不划算
虽说止于一生一世
到不了又何妨
一念成魔何乐不为
你看那地狱无底深渊
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不必苦心相劝
你只需助我堕落
而在堕落之时
我一定会反手一推
送你一场熟悉的千年寂寞

2018.06.12

 
2018/6/12    

Dear. C

云南呓语

星还是那个月
耳畔本特利的吉他声
悠远得像丽江的夜
灯红酒绿嘈杂
勾勒出水上万千渔火
他的歌使我想起你
你是沉寂琴弦里
活泼的安静
我只想你的臂弯
拥我看清梦压星河
光着脚坐在栏杆
说些白日不敢说的话
窸窸窣窣呢喃
捂热了谁的耳根
只好羞着躲开
于是风就带着水声
大河山川都来了
我们就被拥绕在沧海
紧紧相拥的两粒粟
苗寨的歌彻夜唱
俏丽姑娘银饰作响
一片月都要沉下竹屋
就保留这寂静
够我们说说笑笑
二人世界不需要钟表
让时间去见鬼吧
我只想和你单独聊聊
内容都不重要
让我听见你的声音
端详英俊的麦色脸庞
仅此 这已足够
只要这一刻是真实
而非我日思夜想的虚无
我得有机会告诉你
只是想和你一同旅行
最好是此夜我能想到的
彩云之南的地方
让我偷偷地觊觎你
在月...

 
2018/6/12    

Dear. C

有花向阳

我从沉梦醒来
久违的光就扑面
竟然有些暖
门都掩不住了
从隙间溢进屋子
外头棕榈稀落
光斑就密布其间
绿也不是深的
被光照得层次不匀
而洁白的云峰
耸进大片的湛蓝里
鸟雀声都变得柔
高低有致的屋舍
还泛着水光的阳台
这里四季如夏
似乎什么都不缺
但我想不是
阳光阳台还差点
应该有一盆向阳花
最好是鲜艳的红
簇簇茂盛地开
摆放在洗手台旁
待我每日醒来
必须得一个你
我就可以静静端详
对你笑逐颜开
就像那盆花一样
去接受这座城市
崭新的朝阳

2018.06.10

 

Dear. C

春失之年

我想起你来
诗脱口就像流水
大川不必思索来去
夜泊归舟无问因果
你就是渔船灯火
星星点点入魂
风和雨都不灭
只管杵在那就够
我用四季惦念
明明才是夏的初临
落叶气息已漫山遍野
醇香浓烈如酒
品一口就要酥成醉
都是你的味道
就像烟草洗不掉
而我恨不得这如秋之夏
漫长到不能再漫长
要这雨一盆一盆地下
都不够 都还不够
要阳光死在你的呼吸里
世界只剩下湿漉漉的发香
阴郁缠绵到窒息
颠倒晨昏的日夜切割
都是你最爱的形状
而除了美人以外
我都能够成为
而除了你心尖尖
我都能走得到
你说这秋夏是善良残忍
飞鸟捎来你的消息
漂洋过海抵达我的孤岛
却不知道是雨糊的字
还是迟到的情
信封就在窗口上等着
知更鸟衔走了
悄悄地 没有告诉我
我还在落雪的客厅
手里是半截没织完的...

 
2018/6/9 2  

© 寒山居士 | Powered by LOFTER